大红龙镇压全能神的真相 - 英国全能神教会 |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英国全能神教会
Go to content

Main menu:

大红龙镇压全能神的真相

王娟娟:博讯:“大红龙”镇压“全能神教”的真相 - 2013年5月15日

“世界末日”前后近10天里,中共中央直属的喉舌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还有香港的凤凰电视台等全力攻击中国全国性的宗教组织“全能神教”又叫“东方闪电”。经过多方面查找资料,初步认识到全能神教是在基督教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创始人是赵维山先生,他于1951年出生在黑龙江阿城,1990年代初开始创建东方闪电,即自由神教的理论。

1991年赵维山根据其宗教的指引到了河南省清丰县,找到了一名邓姓女子为“全能神”或“基督”。只有数名女子可以接近这位“基督”,记录“基督”所说的话。赵维山自己则被教众称为大祭司“全权”,负责组织行政。2001年,赵维山经过日本逃到了美国寻求政治避难,他现仍住在美国。
全能神教在河南省建立后发展的非常迅速,很快在北方传播开来,至今除了西藏以外,全国各地均有教徒和组织。全能神教在海外也发展很广,香港的葵青、屯門、元朗、太和、上水等地,台湾的桃園、中壢、三峽、台北,以及台湾全国到处均有全能神的信众和组织。这次被当局镇压的全能神教会除了内陆省份外,还有边远地区的新疆、内蒙古、宁夏、甘肃和山西等等,报道称全国有超过一千万的信众和支持者。很多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信徒以及牧师成为了自由神教的信众,各个年龄层的人士均有,还有很多女性信众。

全能神教认为“耶稣钉十字架是为了救赎罪人”,但是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耶稣)并没有将道成肉身的工作做完,所以全能神的“基督”女子是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完成第一次没有完成的工作。

最为注意的是,全能神教将中国共产党称谓“大红龙”。说当今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帝王大家庭,受大红龙完全控制,信徒要在神的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决战,灭绝大红龙,建立全能神的国度。全能神教也认为人类是神所创造的,但是却教导轮回,说“人的生存是在灵魂轮流投胎的基础上-人的灵魂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就这样地维持着整个人类的生存。”所以,他们的观点是只有神才能控制世界末日。

在中国当局攻击和镇压自由神教的时候,人们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的情景。曾在惠灵顿领导组织法轮功活动的张晋青女士日前对博记者说:“现在中国宣传诋毁这个新教派的手法和当时迫害法轮功是一样的。”她又说:“其实中共才是个邪恶的东西,自己一向是编造谎言来迷惑世人。用编造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来栽赃陷害我们。就和侮辱西藏人、新疆维吾尔人一个样,现在他们继续用的完全同样的手法,太可笑了,傻瓜才信。”张女士认为:“‘大红龙’也许就是说的中共是一种特别的凶恶兽。” 山东大学教授、作家孙文广老先生对记者说:“(镇压自由神教)可能是要进一步压制法轮功。”记者询问孙教授全能神教是不是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正常的宗教,他回答:“是的。”而当局就如同诽谤法轮功那样,说自由神教是邪教。一位内蒙古人士说眼下当局反全能神教的宣传是“有比照反法轮功这方面的倾像及意向。”

博讯记者获得陕西和青海等地4个全能神教徒的电话,除了一只电话被限制外,其它3个电话均接通,但是接话人均是显得很紧张的状态,统统回答:“我不知道。不要再打了。”
就这次全能神教被中国镇压的事件,旅居新西兰惠灵顿的贾阔先生对记者说:“习走了江路线。”他认为:“胡锦涛打压人民的方式与他们(江泽民和习近平)不同,胡是采取一种隐秘式的,背后的、不为人所知的,走的是秘密黑社会化的迫害路线。 而习和江是一种政治斗争的路线,是让更多的人看到他们的政治实力。但是胡不这么干。”

12月22日在中国国内的中国天网人权中心呼吁保障全能神教信众基本人权。该中心的文稿说:“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国政府近期对全能神教派进行全面查处,截至目前在中国大陆地区已有近千名该教派教徒被政府相关部门抓捕入狱。”“中国天网人权中心还注意到当局此次对待全能教的诸多手法,雷同于上世纪末对待法轮功功友的诸多手法,这令人感到遗憾。”“法律不能管束思想,政府不能裁决宗教。”文稿说:“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此次针对全能神教的打压,已经公然违背宪法赋予中国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力。亦在执法过程中,违背程序正义原则,利用国营媒体为官方造势。”还说:“我们将继续关注全能神教事件后续走向,并愿意随时向一切人权遭侵犯的宗教、信仰受害者提供力所能及援助。”

一位曾在内蒙古法务界工作的正直人士对博讯记者说:“主要他们(全能神教)搞的那个‘大红龙’,这是核心问题嘛。” 记者在联系并询问中国各地不同人士就全能神教遭镇压事件的看法时,几乎没有人认为全能神教是当局说的所谓的“邪教”。他们均对当局政治性攻击不感兴趣和不以为然。甚至武汉的一位大学毕业一年多的公司财务管理人员直接回答:“从不看‘央屎’(央视)!傻瓜才管他们(当局)说什么呢。”
Back to content | Back to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