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阿达-患难铸成的信心 - 英国全能神教会 |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英国全能神教会
Go to content

Main menu:

陈阿达-患难铸成的信心

陈阿达:患难铸就的信心 - 写于2015年6月16日

深夜,我蜷縮著倚靠在牢房的牆邊,回想著白天發生的一幕幕,我的心揪成一團,感覺就像是在地獄裡走了一圈。這幫警察從早上闖進我家就對我一頓暴打,我的腳踝骨被打得走起路來都是一瘸一拐的。他們把我抓進派出所後又一直不停地對我拳打腳踢,打得我右眼不停地流血水,嘴往外冒鮮血,頭也失去了知覺。面對這殘酷的毒打,我軟弱過,也害怕被他們打死,當我呼求主時,主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為主豁出一切、是死是活任主擺佈的心志。但一想到自己現在被折磨得聽力下降,也看不清東西,什麼也做不了,我只有再次向主禱告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無論何時都不離開主……當我立定心志後,心裡又平安、踏實了許多。

第二天,警察看從我嘴裡也得不到任何他們想要的信息,就把我押送到縣看守所,拘留了半個月。在這半個月中,他們每天都強迫我去聽他們放的喇叭裡給我洗腦的內容,但我什麼都聽不見,有個警察就對著我的耳根大聲吼:「不管大小聚會,只要是信耶穌的,政府就要抓!」警察反覆地吼,吼得我心裡煩躁不安甚至感到噁心。這些警察就是用這樣的手段來攪擾人心,摧殘折磨人的精神和肉體。另外,我們每天還要交10元錢的生活費,卻只能吃兩頓飯,每頓飯只有一個饅頭,一碗稀麵湯,那饅頭用手輕輕一捏還沒有雞蛋大,我每天都餓得心慌、胃疼、頭暈眼花,實在受不了就只能靠喝水充飢。中國政府的監獄就是人間地獄啊!無論你有沒有罪,只要被它抓住,就要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因著我的耳朵與頭部被警察打成了內傷,我疼得實在受不了時就得把頭頂在地上或牆上磕、碰,以此來減輕點痛苦。警察們看我耳朵聾了,兩隻眼睛像血球似的,整個人都被他們打傻了、治殘了,也沒有一點油水可搾,半個月後就決定放我出去。

我於2014年3月5日被釋放,臨走前,警察還威脅我說:「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要信只能信共產黨,不允許信神!我警告你,你出去以後,如果還信,我們是絕不會放過你!」出來後,他們果然不給我自由,又在我的住所軟禁了我三個月,期間派我的左鄰右舍、親屬監視我,不准我隨便出去,不准我看聖經,軟當時,我心裡非常壓抑、痛苦,我實在憋得受不了時就說要出去買點東西,但走到路上還有人跟蹤,回到家他們就檢查我買的是什麼東西。

而事實上,中國政府費盡心思監視跟蹤的只是一個殘廢人而已,因為我當時已經被他們打得耳朵徹底聾了,右眼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只要一出門就不停地流淚水,眼角總是被感染而腐爛,視力嚴重下降,生活都難以自理。這樣的折磨、打擊使我身心倍受摧殘,我才三十多歲啊,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可現在的我竟不如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我變得耳聾眼花、行動遲緩,連走路都費勁。最讓我承受不了的是,不管是在大街小巷,人多人少,當我的耳朵與頭突然劇烈地疼痛,折磨得我實在受不了時,我就不得不趴到地上將頭頂住地面磕、碰一兩分鐘後才能好點,每當我從地上爬起來時,我看到周圍的人都用歧視的眼神看著我,並嘲笑議論我,這使我的自尊心與人格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侮辱,為此我心裡十分難受,痛苦不堪。這一切的痛苦都是共產黨的迫害造成的,那時候,我真想大聲喊出來:我真是恨透了中國共產黨!

最后,我终于逃亡成功。

經歷了中國政府的迫害,我更加堅定了跟隨主的信心與決心。自古真道受逼迫,我因著持守真道而受逼迫,這是我的榮幸,我立定心志要跟隨主走到底,阿們!
Back to content | Back to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