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我受迫害的经历-2017年6月9日 - 英国全能神教会 |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Church of Almighty God UK 英国全能神教会
Go to content

Main menu:

陈鸿-我受迫害的经历-2017年6月9日

我被迫害的经历
陈鸿
写于:2017年6月9日

2017年6月6号这一天虽然天气不怎么好,但却是我最开心最值得纪念的一天,自从我来到英国之后历经艰辛,道路曲折,受尽魔难,凭着一颗坚定不移信神,追随神的心,终于寻到我心中的信仰,全能神,终于加入了英国的全能神教,正式成为了一名虔诚的信徒。

在这之前,我在中国加入全能神教后,也参加了受洗典礼,洗去身上的一切罪过,在我受洗过后的几天,在聚会的时候,好多警察冲进聚会里面,他们说全能神教是邪教组织,我们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安全,把参加聚会的人全部带回派出所询问,包括我在内。接下来,警察让我们交代清楚谁是教会的领导人,有多少教友,每次聚会的时间跟地点,我不说,他们就打我,骂我,后来我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的,一个星期后,有两个警察过来直接给我下判决书,判我劳动教养三年,当时没给我机会上诉,也没有律师。之后就被关在江西省高安市劳动教养所,我在劳动教养所里面,每天要在5点钟起床,点到跑步半个小时,然后吃早饭。早上6点开始工作。主要工作是农活,很累。有的时候做砖头。你要是干活慢了,管教人员就说你偷懒,就说你劳动态度不好。你要是辩解,就说你抗拒思想改造,就会惩罚你。惩罚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不给饭吃,关禁闭,面壁思过10几个小时。严重的时候,就殴打你。他们叫里面的囚犯殴打你。中午12点开始吃午饭。12点半开始工作。晚上6点30分钟收工。工作期间,上厕所要请假。7点钟吃晚饭。7点30分钟开始政治学习,8点30分钟自由休息一个小时。9点30分钟关灯睡觉。每天劳动12个小时以上。经常延长劳动时间。我们吃的是馊饭,菜汤,有油水都看不见。里面有虫子。还吃不饱。里面也只有卫生所,医生不管你病得如何严重,只给你止痛片。每年都有人死在里面。人死以后,医生就随便开一张证明,说是心脏病死的。我们每个星期5的晚上,每个人要上交一篇思想汇报。要报告你在这一个星期以来,思想上有什么进步。由于里面条件很差,我的身体变得很差了。经常生病,感冒发烧。经常在劳动的时候昏倒。在2013年10月份,我被保外就医1个月时间。我爸爸妈妈付给警察2万元人民币担保我释放出来。警察只是要钱。我认为那是贿赂,但是我不太清楚。警察给我一份保外就医通知书,上面写着要我在一个月后回劳动教养所报到,继续服刑。警察警告我,如果我出去还参加宗教活动,要给我延长刑期。回家以后,我爸爸妈妈告诉我,他们一直想到劳动教养所里面来探访我,但是警察不允许。后来,他找了村长。村长通过关系,打听到我在劳动教养所里面的情况。我爸爸他花了钱,通过村长找了警察局里面的熟人,知道我在劳动教养所里面的情况。所以就花钱把我保释出来看病。我告诉爸爸,在劳动教养所里面太可怕了,如果我回去,我可能活不到刑满释放那天。我无法在那里面再生活2年左右时间。一天我都不想。我回到家里,休息了大概一个星期,虽然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是我害怕警察改变主意,所以我跑了,逃亡,我逃跑到远方村子的一个教友家里,躲藏在那里,从来不出门。教友告诉我,李军,陈海都被判刑5年。

一个月后,爸爸告诉我警察来我们家里找过我了。他们来到我的家里,搜查我的家,找我。因为这一天白天我没有回劳动教养所报到,所以警察在晚上就来我家里找我。警察说,我跑不掉的,他们要发通缉令抓我。警察搜查了我家,我的一些证件,比如,身份证,学生证等等都被收查走了。几天后爸爸告诉我警察对我发出了一个通缉令,上面有我的照片,通缉令贴在村子里。

你们知道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英国,是多么的孤独,多么的无助吗,幸好主无处不在,时刻陪伴我的心灵。经受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我徹底看清了撒旦凶残暴虐、阴险毒辣、疯狂抵挡神的惡魔实质,体会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尽管恶警一次次地对我实施毒打折磨、酷刑摧残,欲置我于死地,在逼迫患难中,我真实体会到是神一路陪伴着我走了过來,我虽遭受了惡魔灭绝人性的摧残,肉体受尽痛苦,但这对我的生命太有益处,让我看到神不仅能作人生命的供应,还能作人随时的帮助与依靠。

Back to content | Back to main menu